香港挂牌 主页 > 香港挂牌 >

田文华|像狗尾巴草一样生活

发布时间:2019-06-11

  在故乡贫瘠的黄土高原,生长着这样一种微不足道的衰草,它叶儿碧绿、修长、纤柔,在枝端颤巍巍的尾巴草浑身有序地长着一根根绿色的软刺,整体毛茸茸,就像狗的尾巴,蓬松而柔软,狗尾巴草因此而得名。狗尾草,看其外表,一副朴实无华、弱不禁风的样子,然而其内在却充满了强大的生命力和强劲的毅力。它在春天悄悄发芽,夏天努力成长,秋天尽情展示,冬日完美落幕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重复着顽强的生命旅程。它无须密切关注,无须任何的营养,只需一块贫瘠的黄土,便会茁壮成长。对它的坚忍不拔,我禁不住肃然起敬。在田间地头的任何角落里,只要遇到狗尾草时,它都是一副奋勇向前的姿态。任何时候,它都不会放弃对生命的渴求。

  春天,哪怕是一场微不足道的细雨,狗尾草微尘一样的种子即可以萌生,不管那小小的种子是从鸟嘴里脱落的,还是随风刮来的,也不管是在屋檐的瓦缝里,还是在墙头贫瘠的泥土里,它都会毫不犹豫的扎下坚实的根基,无怨无悔的抽出两片细微的叶子,在春日温暖的怀抱里,憧憬未来。    进入夏天,狗尾草的生长速度真的很快,几天不见,枝秆迅速变得翠绿,而且开始拔节。风儿轻轻一吹,一片片嫩绿的叶子舒展开来。狗尾草摇了摇,好像在展示自我的风姿一般。它终于长大了,此刻的它在努力地展示自己,它借着风不断摇晃着,如同上演一段精心编排的舞蹈。        秋天金色的太阳,公平的给了狗尾草生命一个收获的机会,它擎着线一样细的脖颈,支撑着丰实的头颅,风中的狗尾草不断摇摆着毛茸茸的花穗,惹得人们不时前来赏阅。此刻的狗尾草真的很有魅力,细小的枝秆与硕大的身体相比,充满了惊奇。它不时摇摆着,如同即将要摔倒在地一般,然而却又晃悠悠地站了起来。       冬日里,那些早已枯黄的狗尾草,在寒霜、大雪的洗礼下,如同早已死去那般,躺在地表一动不动的。它在等待暖春的到来,只要春风轻轻一吹,便会再次茁壮成长。此刻,它依然很忙,正在努力吮吸大自然储备的天地日月精华,以备在即将到来的春日里,厚积薄发。

  狗尾草无论是庄稼地里还是沟渠边,无论是菜园还是墙角,哪怕是石头缝里,甚至在城市的任何一个只要是有一点点土壤的地方,你都能够看到它那一弯浅月般的茸毛。狂风压不垮它,暴雨击不落它,野火烧不尽它,寒冬冻不死它。它的种子它的根,扎在泥土里,当白雪融化的时候,它会最先吹响大地回春的号角。       它就像我们这些山里的野孩子,无论土地多么贫瘠,多么没有养份,它都能探出头来,弯腰低眉脸贴地,给一丝阳光便灿烂,给一滴雨露便滋润,甚至石头窠里也能茂盛的生长,其生命力之强,常常让人感叹。待到稍长大一些,便拔节生出一根细长的穗来,结满籽粒,毛茸茸的在风里摇头摆尾,仿佛调皮的小狗在抖动着尾巴。        狗尾草还给我的童年生活带来无数梦幻般的传奇色彩。那时我经常和小伙伴们在狗尾巴草丛里蹦蹦跳跳的玩耍,喜欢听拔狗尾巴草时“滋溜”的声音。拔一簇狗尾巴草,把毛茸茸的草绑在一起,可以摆好多形状,每一个形状,犹如漂亮的花朵,特别好看。也会用三支狗尾巴草编成麻花辫状,有的编成草帽,有的根据手指的大小,然后弯个圈打成结,带到手指上。我们还会拿着狗尾草挑逗女孩子们的脸、脖子,看着女孩们害怕的样子,听到她们的尖叫声时,我们就幸灾乐祸地跑跳起来,会传出天真无邪的笑声和你追我赶的打斗声。有时我们也学小兵张嘎的样子带在头上,埋伏在草丛里,等同伴走过来突然冲出来,大喝一声:缴枪不杀。颇有英雄气概。       玩累了就会躺在草丛里,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,闻着青草香味,遥望蓝天白云,陶醉在大自然里。对于狗尾草,我小时候既喜欢又讨厌它。

  喜欢是搞柴时随处都能割到它,狗尾巴草晒干了烧锅特别好烧,容易点着,又极有火力,烧的噼噼响。狗尾巴草还是牛最爱吃的草,小时候牛只要找到狗尾巴草多的地方,将牛绳绕到牛角上,就可以游天大神一样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牛对狗尾巴草从不挑剔,无论是长的短的老的嫩的鲜的干的,牛都喜欢吃。狗尾巴草韧劲好,可以随时扯几缕搓成草绳之类,捆扎一些物件,比如在田沟里、河沟里捉到小鱼,随手扯几棵狗尾巴草拧成草绳,插进鱼的鳃里,不费事就拎回家。狗尾巴还有主治除热,去湿,消肿等功能。        但,庄稼人非常讨厌这种草,因为它是最贫瘠干旱的庄稼地里的杂草,怎么也除之不尽,生存能力强,由于和那些娇贵的庄稼争抢肥水,所以庄稼人讨厌他,就这一点我也讨厌他,因为我也是的庄稼人。盛夏三伏天,汗流浃背还得到田畈里除草,就特别讨厌,恨不能一把把它们全部扯尽,连根拔起。狗尾巴草尽管有人讨厌它,但它的生命很顽强,无论生长在任何环境,都是那么茂盛。它没有瑰丽的花朵,也没有优雅的身姿,更没有高贵的节操,它却以最平常的心态、最坚毅的心志,坦然面对大自然的风吹雨打。或许,只有狗尾草有这般魅力,也只有它能在贫瘠的黄土里,用最朴实的绿衬托蔚蓝的浩瀚苍穹。        学术界普遍认为,在黄河流域广为种植的谷子,其老祖宗就是狗尾巴草。也就是说,谷子是我们中华先民用狗尾巴草“驯化”培植的。谷子由狗尾巴草演化、进化而成,那么,狗尾巴草就该是后稷谷神的始祖了。但经过数十万年的演变,谷子成为了五谷之尊,狗尾巴草却成了谷子的敌人,成了五谷的害草,这惊人的变异真让狗尾巴草始料未及。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用原始野生稻秧培育出高质丰产的新稻种,不知茂生于野地里的狗尾巴草还能否培植出新的高质丰产新谷种吗?        据说,现在狗尾巴草也走进了城市的花店里。因为狗尾巴草的花语是:暗恋、不被人了解的爱、艰难的爱的隐含意思。它是默默无闻的代表,它虽然没有梅花的清香、没有玫瑰的妖娆、更没有牡丹的华丽,但是它的不屈不饶的精神让人赞扬。所以在多少诗人,作家、画家、摄影家的作品里,经常会用狗尾巴草作点缀,显得画面很美!

  此际,我忽发奇想,假如我是一株狗尾巴草该多好。不必讨好生存环境,虽然生长得纤弱些,却不象藤蔓直不起身子而无聊。小小的结实是饱满的善意,尽己所能却不必奢望讨好他人,不必与庄稼或花木结朋,默默地守着自己荒芜的土地,孜孜不倦的书写着人生,一刻不停的充盈自己的智慧。        小小的生命,细细的腰杆,竟然有这样伟岸的心胸,非凡的气质,高尚的灵魂,强烈的欲望,叫我怎能不为之而震慑啊!       我要反思了,不要打扰我的清静。我要把精神的家园留给狗尾巴草,自诩高贵者请勿误入……

  田文华,庄浪万泉人,曾毕业于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,现供职于某省直机关,业余时间笔耕不辍,自娱自乐,有百余篇小说、散文等在《人民文学》《十月》等报刊发表,部分作品被收编入《读者》《神州魂》等书籍,先后发表新闻作品千余篇,出版书籍2部,多次获各类新闻、文学奖。www.913456.com